失败的中国控烟:叼着烟高喊控烟


中国是世界最大烟草生产和消费国


对于那些喜欢津津乐道某个名人吸烟故而长寿的烟民来说,需要接受的一个基本常识是:吸烟危害健康,吸烟必将导致一半烟民早亡,别把自己放入那些仿佛幸运的另一半。据中国疾控中心统计,我国因为吸烟导致死亡的人口每年能够达到120万人以上,这120万人已经超过了车祸、交通事故死亡人口的总和。毫不客气地说,吸烟已经成为一个重榜“杀手”。然而,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烟草生产和消费国,63%的成年男性和4%的成年女性吸烟,总数达3.5亿人,占世界吸烟总人口的将近1/3。令人担忧的是,我国的吸烟人口总数是在增加的。

香烟威胁的不仅是健康,还有国家日益沉重的医疗经济负担。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烟草危害负担最重的国家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们应该千方百计减少吸烟率。

中国式控烟雷声大雨点小:不严厉谈健康危害却大谈如何降低危害

实事求是地说,国家卫生部在控烟上的心思不可谓不多,但却遭遇了中国式控烟的尴尬:烟草院士争夺国家科技奖,有关部门在烟草上的异样努力让卫生部很尴尬。诸如“低焦油就是低危害”“中草药烟”“保健烟”等误导式宣传一直“误导”烟民,真正能够达到有效宣传的烟盒上印上着让人触目惊心的“骷髅头”却迟迟未能落地,连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小字,也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看见,提高烟草价格却赶不上通胀。

作为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缔约方,我国承诺2011年1月9日前在室内公共场所和室内工作场所实现100%禁烟。但时至今日,我国仍无一部国家级的无烟立法,且囿于相关部门政企不分、烟草涨税不涨价、烟草文化难以改变等原因,履约5年内,不仅全民吸烟率没有下降,而二手烟的受害者却在3年内增加了2亿人。中国控烟基本宣告失败。

特色烟民:高档烟草馈赠已成为中国特有的烟草贿赂

中国烟民众多,除了低端烟民之外,还有一个暗伤:公款消费让抽好烟的人不用自己买烟。2012年“两会”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许智慧就直言,公务员接受烟草馈赠已成为中国特有的烟草贿赂。幸好习大大上台后大力反腐,才让那些高档烟酒店混不下去了

以被媒体曝光的湖北洪湖、监利两县为例,一年的“公务用烟”就达15000—20000余条,每条规定的标准是300—600元,总计所耗约在500万—1000万元之间。这两个县都还是比较贫困的县,由此可以推算公务烟草的消费量有多大。尽管财政部、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早在1993年就有明确规定:“会议期间不得组织游览及与会议无关的参观活动,不得招待烟、酒、糖、果等,不得宴请与会人员和发放任何物品纪念品。”然而,多年来这一规定流于形式,不仅会议期间公款大量消费香烟,在平时的公务接待中,香烟也几成必备品。

中国控烟需要好好反思

看看人家美国,多管齐下,现在的吸烟率已经下降到了历史最低,据美国CDC,全美国的成人的吸烟率只有16.8%。


下一篇:《老炮儿》出品方华谊亦称吸烟镜头应限制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发表评论